Bacchanalia

...你们都别拦我!!!

丁瑞诺!!!


...真的写了。efas.jpg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。。诺威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伏在贝瓦尔德裸露的背上,于是稍微木纳了一下。他大概回想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,蹭蹭贝瓦尔德的肩胛,贴上脸去嗅着。他的视线越过鹅黄的短发,床头的电子钟上显着暗红的五点整。昨天下午这个钟点,他又从奥斯陆赶到这里,当然,他谁也没有告诉,包括丁马克。
  也许他的呼气弄醒了贝瓦尔德,他抬起手抚过诺威的腰线,算是回应。
  “...诺。你醒了。”
  诺威埋着下巴当作一次点头。他继续嗅着贝瓦尔德脖颈间淡淡的气味。
  “你的味道很好闻,像海岸。”他抬起眼睛,淡漠的神情以及一湾明紫的瞳水。睡前贝瓦尔德取下了眼镜,那张面孔让诺威想起幼年的时候,便忍不住伸出手指去碰了一下。
  贝瓦尔德将他举起来坐在自己的身上,“...但我确信,你有更偏爱的体味。”
  诺威瞥了眉头,凑过身子去想再讨取一些气息,却被贝瓦尔德轻巧的转成一次交吻。他白了贝瓦尔德一眼:“...没有偏好,还是你比较好闻。”
  “这跟气味没有关系,是人的问题。你偏好他的气味。”贝瓦尔德提住他的肩膀,像提一只猫一样。
  “...噢,别提这个。”诺威做了一个嫌恶的表情。
  昨夜的交合使诺威的穴口微张着,泛出柔软的颜色。他让贝瓦尔德扶住自己的腰,使身子弓起一个合适的角度,以便贝瓦尔德进入的时候不受到太多阻碍。他随着下身的抽插律动着,紧闭的双眼涌起一层雾气。他清晰地感觉到贝瓦尔德搅进他的最深处,于是舒展着脊背,发出海鸥一样的鸣泣声。(海鸥跟海猫是不一样的。相信我。)
  他们结束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,斯德哥尔摩的晨曦越发明亮。
  诺威抱着被子的一角,趴在贝瓦尔德的身上细细地看着。
  贝瓦尔德的肤色很匀称,像卵壳一样平整。他想起那个人,虽然也有健壮的四肢,却不如自己身下的修长漂亮。那个人的肤色更深,筋骨突起的地方有些硌手。他还记得很久以前,那副身体偶尔会带上几片於痕,它们浅浅地浮在皮肉下面,像躲在泥土深处的侏儒一样令人讨厌。
  他转动了一下身子,以引起贝瓦尔德的注意:“...瑞,丁马克于你是怎样的存在?”
  贝瓦尔德只是瞧着诺威的发际,默不作声,半晌。
  最后他问:“他于你,跟我的意义一样吗?”
  诺威的瞳孔缩了一下,眉尾转成一个高挑的角度。“...一样吧。”然后他若有所悟地埋下头,想了一会,又摇了摇。“...不。也许有些不同。...也许。”
  贝瓦尔德毫无先兆地翻身坐了起来,诺威的额头吃了个空,嘭地揉进靠枕里面。他有些不满地撑起身子,却看到贝瓦尔德递来一张机票。
  “昨天丁马克来电话,求我去买的。”
  诺威瞧着那张纸片,仿佛它刚刚给了自己一耳光似的。
  斯德哥尔摩——哥本哈根,今天早晨六点五十的航班。
  “...什么意思?”
  “你得去问他。”
  接下来的三分钟,诺威愣了一会,然后蓦地从一团糟的被单上弹起来,一边嘟囔着一边胡乱往身上套着衣服。他匆忙得连声招呼也没有打,瑞典人只得苦笑一下,目送诺威撞门而去的背影。
  
  清晨的航班人很少,稀稀落落的都是一些赶去异地他乡工作的人。诺威身边以及大多数座位都空着而且冰冷,只有他的后排坐着穿棕色风衣的男人,读着报纸不曾抬头。诺威向乘务员要了一杯热可可,然后在气流的颠簸中浅睡过去。
  诺威做了一个梦。
  他梦见一片广场,中央栽着很小的一丛金盏花。他站在金盏花旁,对视着花束另一边人的眼睛。那个人离他很近,诺威看得见他眼里钴蓝色的纹络,却唯独弄不清他的表情。空气灰蒙蒙的,并不明朗,也没有阳光。身后的喷泉水像吻一样落在他的头发和脸上。
  他以为自己哭了,所以睁开眼睛抹了抹自己的眉角。所幸的是他并没有沾湿什么,双目还是像睡去前一样干涩。
  有人为自己盖上了一床薄毯,面前置物板上有可可打翻并且擦拭过的痕迹。哥本哈根到了。
  “Takk.”诺威将叠好的毯子交给舱门口的乘务员,就是他要了可可的那位。
  乘务员莫名其妙地看着他。
  
  哥本哈根今天的天气有些糟糕,阴沉沉的,刮一点风。诺威站在机场门口倒数第七级台阶上,一动不动盯着下面的高大男人。男人的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,看起来比以往还要让人心烦。
  哦,这个混蛋!诺威想,他早就把一切都算计好了。
  丁马克笑嘻嘻地走过来,想牵他的行李,却发现诺威没有任何包裹,或者说,他把包裹忘在了某个地方。丁马克又笑嘻嘻地把手缩回去,揣在兜里。
  诺威只觉得一股血往脑门上冲。他真想发作,比如一脚踢断丁马克的老二,葬了他下半生的幸福(...下半身的性福?)之类的。
  “...Rasshøl!你竟然知道我跟瑞的事...!我明明...什么也没告诉你...!”
  他的脸涨得通红,他不知道先前自己想方设法对他的隐瞒有什么意义。
  丁马克摸着头,有些好笑地看着他。“你是指...什么事?”
  “...!”诺威一时语噎。他拉过丁马克的领口,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吼道:“机票!...不然...你会知道我在...在瑞那里...”
  他觉得有些心虚,尽管他并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。因为他跟丁马克,恩,是丹麦,不再有公认的那种关系,他早就独立了。
  丁马克依旧笑嘻嘻的,他伸出手臂把诺威揽进怀里。“...哦,亲爱的。”他闻着诺威头发上散发出的气味,眯上眼睛,“我一直知道,可我没资格在乎。”接着他换了一种稍微严肃而悲伤的声音,“...你...我早就不能再独占你,你去哪里都是自由的,你是自由的国家。只是...哦,不过我很高兴,你还愿意看见我。”
  诺威的心脏被这些话揪起来,然后又摔下去,他将手指绞扯着,几乎把丁马克的领子撕开,两面额头重重地撞在一起,发出一声闷响。
  “...妈的!我就是最恨你这一点!你难道还不清楚我是...唔...”他说不下去了。他憋进一口气,然后使劲地啃住了丁马克的嘴,咬得很深很深。
  丁马克吃痛地睁着眼睛,他感觉到诺威的双唇在自己的牙齿上打颤,散发出一种紧致而丰满的味道,一如许多年前一样。
  他抬起手捧住了诺威的脸,睫毛在掌边轻轻刮骚着,有些细微的痒。漫长的和平使他忘记了战争的创口,他双指间的茧子变得很薄,不能再薄。然而这层薄茧却依然坚实地包裹住他的手掌,免去了他的一切削痛。
  
  
   ——Fin?
  

---------
  
  头天下午贝瓦尔德接到丁马克的电话,他的声音听起来嘶哑而犹豫。
  “...呃。贝瓦尔德,你...哦,不。我只是想问,诺子...嗯。诺威他在你那里吗?”
  贝瓦尔德换了一只握方向盘的手。“我正在去机场接他的路上。”
  他听到电话那头用掌心抹过脸的声音,以及一些含混不清的嘟哝。丁马克沉默了很久。
  “...我要挂了。开车。”
  “...哦——不!等等!...好吧。我早应该知道的。...他总是瞒着我。”他呻吟了一下,显得有些痛苦。“...都瞒着我。你知道。我现在有些想揍你一顿。”
  “...丁马克。你很无聊。他瞒着你的原因或许跟你所想象的正相反。”
  “你说什么,正相反?...你相信诺子是因为在乎我才不愿告诉我——妈的。你别开玩笑。”丁马克的声音有一些颤抖。
  “既然如此,你何必不自己去问他。”
  听筒对面又陷进一片沉默。丁马克思考了很一会。
  “...贝瓦尔德,你是个混蛋。我宁愿相信你。...帮我个忙...。”
  
  那天傍晚,丁马克急匆匆地赶到了斯德哥尔摩。他不知道自己在急什么,这一个晚上的等待漫长又折磨人。但他就是坐不住。
  他在东马尔姆附近找到一家酒馆,要了两品脱啤酒,排在面前的木台上,然后开始胡思乱想。
  其实他想得很简单,明天一早他准时搭上六点五十的那次航班,幸运的话就能好好看看那个人在软椅上打盹的脸——他敢保证他会小憩一会,然后,嗯,或许能给他一个拥抱,甚至偷偷地亲一下。
  他喝干了一品脱带着沫子的啤酒,把刚才不自觉露出的笑收起来。
  ——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就当自己做了一场梦。然后回到哥本哈根,假装今天他只是在家里睡了一晚。偶尔碰了面,就像普通的朋友,甚至陌生人一样,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。权当自己——他丁马克从未对谁有过爱意。
  他趴在台子上,开始嘤嘤地哽咽起来,活像个女人。
  他开始想象一些自己根本管不着的事,诺威跟贝瓦尔德拥抱,接吻,然后交欢——就在不远的地方,这个斯德哥尔摩。而自己却傻愣愣地等着,等一次赌注生效。
  这场赌注押上了他灵魂里最柔软的一块,他输,他就被剜得血肉模糊,直到他再也想不起来它原来的形状。
  
  还好这次他的祈愿奏效了。
  诺威上飞机的时候他用报纸挡着脸,同他所预计的一样,诺威靠在椅背上,很快睡过去。丁马克蹭到前一排的座位上,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修饰自己的脸。他很开心,又有一点不爽。他找乘务员要来一条薄毯,因为他看到诺威瑟缩着身子。而且他不喜欢诺威脖子上那些淡红的痕迹,他想把它们遮起来。他还吻了一下诺威的眼睛,发现他在做梦。他看见诺威的嘴唇翕合了三次——那分明是在拼Denmark几个音节。他的身子震动了一下,笨手笨脚地打翻了一杯可可。
  当诺威啃上他的嘴时,他想,这次他总算猜对了。
  Dig elasker jeg.
  
   ——真·Fin.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...别吐我的槽!
  1. 2010/04/11(日) 11:47:38|
  2. 标准三字母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2
<<搞整起!! | 主页 | 呀呔!>>

留言

...那个才不是题目!
好吧其实三蝈蝈你要这么想我也不反对...咦怎么我也有点同意它是题目了...
  1. URL |
  2. 2010/04/11(日) 13:43:10 |
  3. Notte #Gnxp1BWo
  4. [ 编辑 ]

哎哟喂!!!!!!!!!!!!!!!!!!!!!
你让我这个瑞诺党情何以堪!!!丁马克你超帅的!!!!
萌得肝胆俱裂,诺酱再来一发!(不对)

ps:原来《你们都别拦我》是题目?
  1. URL |
  2. 2010/04/11(日) 13:03:56 |
  3. TRE #-
  4. [ 编辑 ]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引用 URL
http://baccanali.blog128.fc2blog.us/tb.php/18-293fbb74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BO主是个茶几

Notte。

Author:Notte。
通称:诺特/阿诺/诺噗/叫什么的都有

·APH饕餮中
欧罗巴中心。
阿瑟命,70%英攻。
北区欠同盟,斯堪的纳维亚梗,死控太太,丁诺狂。北区西皮最无节操。
恶友以及不悯三低调爆魂。(说白了就是一群纯爷们基佬?
南北意兄弟三次激萌。
半史宅。

·Bacchanalia
Bacchus小宇宙。
作物控。

·欢迎搭讪


·Logo直链可
http://baccanali.blog128.fc2.com/


·北区欠推广
http://zn411.toypark.in/nodiclove/heta_nodiclove.html





·都去看↓↓↓↓↓↓
http://denfairytale.blogbus.com/

搭☆讪

货架

未分类 (4)
标准三字母 (17)
Bacchus! (1)
耍到摊起 (2)

直达港

管理者专用

计数器

中心界

free counters